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IT江湖

互联网资料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所有内容来自互联网,部分资料未标明出处,望原作者谅解,本人对本博客所有内容不享有任何版权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Google就要玩儿完了 真的吗??  

2009-06-27 16:12:30|  分类: 网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就请各位相信我这一回吧:Google就要玩儿完了。如果你在读这篇东西的时候还什么事儿都没发生的话,那就请再耐心等待吧。

就在上一周,Piper Jaffray的分析师Gene Munster引用华尔街日报博客Andrew LaVallee的博文,说Google“基本上已无法逾越。”的确,Google已占据了美国搜索市场73%的份额,而在我们看来,这就是危险降临的征兆。

商业是一种很脆弱的 生态系统,就像再高大的红杉最终也会遭遇到砍伐一样。是的,Google的领先是有目共睹的,但是在浏览器市场,IE也曾经做过名副其实的老大。是的,Google是比其他公司有钱,但是1999年的电路城也曾经是腰缠万贯的电器零售业巨头。但是到了2001年,它便落败了;7个月前,它已经申请了破产保护。而与在线的果蝇式企业的生命周期(果蝇的生命周期一般只有10天左右——译者)相比,砖瓦水泥式传统企业的寿命那就不啻于是漫长的冰河期了。

要了解Google为何将要衰亡,我们不妨回头去看看1997年Clayton Christensen撰写的那本书,即《创新者的两难境地》。我依照Christensen所提出的五条原则中的三条对Google分析如下:

1. 企业必须依靠客户和投资者的资源。简而言之,就是说Google如今已无法承受因采用突破性技术而疏远其现有客户的后果了,除非这些技术经过了实践的验证——当然是由别人来验证,而验证这些技术的人也就会将这些技术做成事实上的标准,从而摧毁Google实验室及其希望。

2. 小市场无法支撑大企业的增长。Google今年一季度6%的同比增长收入是其历史最低的增长,而第二季度即便仅维持这个水平也已经相当困难了,因为这等于要增加1.8亿美元的营收。这再次意味着它已不可能冒险将某种突破性创新作为主要战略了——这就是说,当某种突破性创新真能成气候的时候,别人已经占领了新的市场空间。

3. 不存在的市场是无法分析的。即时贴、Twitter、PC、电话……历史就是这些创新的堆积,而其发明人对于它们后来的广泛普及是毫无概念的。而Google比起其他公司来更甚的是,它只能由数据来驱动其核心业务的发展——而对于尚不存在的市场来说,是没有数据的。

如此看来,前景对于这个居住在硅谷观景山上的暴发户来说是不太妙的。

到此为止,我只是给了Google的躯干几记还算温柔的击打而已。现在,我将要打出如下的重拳了。

上面我们只举证了Clayton Christensen五原则中的三条,现在让我们再来分析一下余下的两条:

4. 一个组织的能力也就决定了它的无能。这一原则的核心在于,一个企业一旦成功了,那它就不可能同时采纳与其成功相背的某些经营方式。然而,一种突破性技术却往往需要采取完全不同的经营方式。

不知道你是否看过电视剧《豪斯医生》?你知道豪斯为何总是一看到精神科的问题就要指责福尔曼医生吗?因为福尔曼就是精神科的大夫。上述原则的核心也正在于此。无论你给手下多少时间,他们也会更倾向于把时间花在让Google功成名就的那些项目上,换句话说,现有的心智组合、业务流程和服务器农场限制了他们的能力。

既然组织有明显的理由可以重复利用现有的项目获得益处,那当然就是最明智的路线了。然而到了末日来临的那一天,你就会发现,突破性的技术往往出自与以往的成功全然不同的事物。

5. 技术供给并不等于市场需求。按照这条原则,市场领先者如果要想继续领先,就不能超越市场需求,而应在一些低价点上创造市场需求。这一场景实际上更适用于Office与Google Docs的竞争中。

那么,这五条原则综合到一起会产生什么效果呢?那就是Google已不可能用太多的技术创新去疏远它的大批非技术用户,而其他公司却可以自由自在地去尝试一些完全不同的技术,而不必担心花费数百万美元后的失利结果。所以当你要对Google实验室发出怒吼之时,最好先问问自己,Google实验室所针对的对象是谁。它的对象就是你、我和其他有影响力的用户,而技术极客只占这一社区中的很小的一部分。等到了一种新的创新成为主流,足以走出Google实验室,进入现实世界的时候,可能早就有人立下桩杆,声称这技术是属于他的了。

最后,Google的投资者必然会担心Google的成功是否会萎缩。Google从未经历过领袖地位的更替,也从未想过要从AdWords之外的什么途径获得收入。现如今,它很像Gloria Gaynor(迪斯科歌星,1978年不慎从台上摔下,脊椎受伤——译者);很像迪克西午夜狂奔者乐队;也很像著名作家Harper Lee(即小说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的作者。以上三人都是一辈子因一首歌曲或一部作品而成名的人物——译者)。别误解我的意思——我赞赏他们的成功,也赞赏因《I Will Survive》(Gaynor的成名作)、《Come On Eileen》(迪克西乐队的成名作)和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等作品带来的巨大回报——然而一般说来,就因为一次重大的成功而认为长此以往也能成功,那就太不靠谱了。

那么,Google的死期何时会到来呢?我们是否应该熨烫好参加丧礼的礼服,写好悼词准备着呢?

实际情况是:Google并不会因为某种替代品的出现(比如微软的Bing)而走下坡路。但是Google会因为搜索习惯的改变而衰落。事实上,微软Bing的出现表明,搜索市场的一统天下已不复存在。

这就是创新者两难境地的本质,是突破性技术的本质,是市场领导者意识不到的。当人们一旦开始喜爱上了新的搜索行为,而不再是简单的直接搜索的链接陈列时,情况就会发生改变。新的搜索行为一开始似乎并不会给一般的搜索带来任何影响。它只是对社交图表或实时的开放话题线索的搜索。但无论它是什么,新的习惯都有机会在一个最初对Google不构成威胁的环境中扎下根来。

这里就是关键:新的搜索习惯扎了根。那么大量的Google用户就会按照新的习惯去做。虽然现实的市场还看不出有什么变化,在与Google直接搜索的竞争中,赢家还是Google。但是突然之间环境将会发生变化——这种变化将会是十分迅速的——然后旧的搜索习惯就会不再吃香。

那么这一切何时会发生呢?我也不知道。但我会继续观察这个故事的后续发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